史上最强师兄1039猖狂嚣张燕赵歌工业

更新时间:2020-06-05 12:23:06

史上最强师兄 1039.猖狂嚣张燕赵歌

女帝解明空无意进行围攻。

她双目闭合,但“视线”却在燕赵歌、燕狄和乾元大帝之间转了一圈。

现身以来始终冰冷的面容,这一刻略微解冻,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笑意。

“乾元子,你本就是以大欺小,一次出手拿不下来,好意思再来第二次吗?”女帝漠然说道。

乾帝站在空中,良久之后,脸上青气终于散去,伤势被暂时压制住。

他不出手攻击,后土手书自然不会还击。

“下面的东西,涉及贫道修为,贫道志在必得。”乾元大帝平心静气的说道:“更何况广乘山燕赵歌杀死贫道最得意的徒儿青树子,贫道怎都要为弟子谋个说法。”

女帝哂然:“就算我不在,你也奈何不得这广乘山。”

乾帝言道:“傅锦绣不来,你不出手,胜负还未可知。”

“不错,你主攻,庄深四人协助。”女帝双目闭合,微微扬眉:“燕赵歌要主持祭礼抵挡你,法仪只对你有用,燕狄、曹东南、刘东北三对四,难免捉襟见肘。”

“不过若是一心防守的话,也足以支撑很长时间,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你耐下心来布置阵法围困皇笳海,慢慢消磨广乘山。”

女帝嗤笑:“你一个推开仙门的人,用这种方法对付武圣,也不嫌丢脸?”

乾帝虽然伤势比先前更重,但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不管是取巧也好实力也罢,他们既然有能力阻挡贫道,那贫道就当他们是同层次的对手来看待,如此,又谈何丢脸不丢脸呢?”

“这法仪的维系,源于大幽明轮和太阳印以及燕赵歌本人,大幽明轮未成仙兵,终究是耗不过你的。”女帝淡淡说道:“但你也别得意,傅云驰虽然不知什么原因被绊住手脚,但若是一直拖延下去,总归可能把他等来。”

乾帝轻叹一声,看着下方后土手书所化咒印:“是啊,所以在这皇笳海里,终究胜负难料。”

他注视燕赵歌,旧话重提:“真的是出色的年轻人,今日之前,贫道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乾帝陛下客气了。”燕赵歌淡然答道:“确实,目前来说,只有在这皇笳海地面上,才会是今天的局面,没有后土娘娘的手书,我怕是连你一招都接不下。”

燕赵歌抬头与乾帝对视:“不过,今天你拿不下我,会有那么一天,我不需要推开仙门,出了这皇笳海,你也一样奈何不得我。”

“恕燕某孟浪,但这一天,不遥远。”

燕赵歌语气随意,像是在同乾元大帝闲话家常。

莆田白癜风好的医院
但天地间一片死寂。

众人都呆呆望着燕赵歌,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猖狂!嚣张!

可是只要回想现在的这个配置是老中青结合起先前燕赵歌同南方至尊庄深交手的场面,每一个人心底却都觉得,这年轻人所言,不无可能。

不,不是没有可露出非常自然能,而是必然会成为现实!

武圣七重,仙桥初期境界,对抗武圣十重,人间至尊的对手,甚至还占到上风。

哪怕有太阳印这样的至宝,也是震惊天下的事情。

实力如此,潜力同样惊人。

确实境界越枣庄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但对照燕赵歌一路走来,境界提升的速度,和当前的年纪,没有人会否认,这个年轻人必将走上更高的巅峰。

而且,是很快的上升!

谪仙之号,实至名归。

这么一想,没人再觉得燕赵歌张狂。

只要他不外出,安分的在皇笳海潜修,终有一日,必然如他所言,不开仙门,也不惧大帝。

乾元大帝注视燕赵歌,目光微微闪动。

燕赵歌在这位大帝注视下,言谈自若:“三皇五帝,十方至尊,可能有多人隐约知道你的目标,但不清楚细节。”

“此事涉及你的修行,阻人道路如同杀人父母,所以他们不干涉,锦帝陛下也仅仅给东南至尊帮把手,自己不主动牵扯过深。”

“可现在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后,我反而有些奇怪,乾帝陛下你为何不肯开诚布公解决此事呢?”

“大破灭后道门重兴,正是团结奋进之时,想来其他几位陛下,也希望你能弥补缺憾,得以提升。”

燕赵歌看着乾帝:“是不是除此以外,还有别治筋骨疼痛的酒药秘方

乾元大帝没有丝毫反应,悬停于半空之中。

“虽然我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我得到大幽明轮到底犯了什么忌讳。”燕赵歌继续说道:“但这一次你们兵临广乘山,三皇五帝里的其他几位却没有明面上的支持,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乾帝陛下你的所作所为,其实也有些犯忌讳?”

听到这句话,乾元大帝目光终于一凝。

女帝却笑了起来:“确实是出色的年轻人。”

“乾元子的所作所为,倒不是犯忌讳,只是让我等有些疑虑,于是静观其变,不阻挠也不支持,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

“至于我为什么来……”女帝笑容渐渐收敛,双目闭合,“扫视”乾元大帝和庄深、郎青等人:“我的童儿,最初便已经说过了,一方面是我自己愿意来,但更多则是受人所托。”

此言一出,庄深、郎青等人脸色又变。

女帝特立独行,向来不求人也不帮人。

说是受人之托,但这界上界能让她主动出手的人,便是其他几位大帝也未必能做到。

只有三皇,才有可能让她出手!

女帝现身并相助广乘山,乾元大帝也感到意外与不解。

最初,他不等女帝门下道童说完话,便即重新出手,就是为了避免对方可能冒出三皇之中某一位的名号。

到了那时,出手不出手,总有一方脸上会难看。

装作不知,待事后再做分辨,不伤颜面,就有很多回旋余地,可以再商量。

只是那之后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乾元子,你与其思索如何攻破皇笳海,不如先多考虑一下你自己吧。”女帝声音清冷。

众人心中一动,齐齐望向西方。

在那里,有人正在接近。

那是南方炎天境方圆山的方向。

燕赵歌等人心中若有所悟:“断流的朝河河水重新恢复,便是来人的手笔……”

来者修为境界,倒不让乾元大帝在意,可是流露出的武道意境,却让他脸色微变,似乎想到什么。


大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年轻人脑梗塞
早期动脉硬化怎么治疗好
友情链接